中国(广州)国际家具博览会

2020/07/25 18:23:19
设计之春丨春的气息

1


《春的气息》

致2020当代中国家具设计





春天,我们又燃起希望,

即使是2020般的特殊,我们仍共沐春风……



回首前尘、咀嚼经年,居室连同家庭,使用连同伴随,几乎不分先后,几乎无所谓因果,昼夜交替时刻啮合的人群,同步在将就旧物、添置新品;同步在制作“一成不变”、生产“日新月异”……在新时代新生活新经济新零售的海量标志物中,“家具”,显然不高深不庸俗,既“中不溜”又贴切精准地始终在诠释着“美好生活”;所谓“诠释者”不限专家不限官员不限百姓不限贫富,几乎“全民皆内行”。究其原因:“生活经验”;究其理由:“生活经验为全民认知的最大公约数”!




春之土壤


广州、家具展、“设计之春”的气息渐近……



与离不开住房一样,人们也离不开家具。与家具互为依存,既因此形成主要与“姿态”相关的各种行为,也因此形成主要与“依托”相关的各种基面。

这种“互为依存”象极造句、行文和修辞——在室内,人的动态,似单词似句子般地不断产生;而家具,则犹如“逗号、句号”般地或连接或区分着各种姿态,犹如“省略号、惊叹号”般地或稳定或强调着各种姿态。

因“互为依存”,故往往会由于变换的“依”而不经意地忽略不变的“存”;因象极“语句与标点”,故往往会由于变幻的“句子”而不经意地忽略不变的“标点”。

因“依与存”的不可分离,于是,无论供给侧消费侧,都认定仅凭“生活经验”就足以产出家具、掌控家具;

因上述“语句与标点”的天然关系,于是人们坚信仅凭“生活经验”也足以“会选家具、会用家具”;

于是,“生活经验”既标定了家具产生的原点和家具品类的属性,可也“天然地”拉低了家具的衍生基石、桎梏了家具的价值阈限。

于是,“生活经验”令人很难再去关注家具的科技含量,关注家具的力学魅力,关注家具的构造差异,关注家具的计测逻辑。

于是,“生活经验”导致家具的商品属性被简化为“耐用大件”,家具的应用场景被简化为“居室摆设”,家具的观感品评被简化为“形式风格”,家具的质量基准被简化为“真材实料”。

于是,“生活经验”导致家具“一看就明白,一摸就有数,一放就不动,一用就长期”……

于是……于是根本无需借助“品牌”,来辨识什么或保证什么。



——企业品牌:只能说明你“大产能和批量化”的属性,这对买方来说,正好是争取低价折扣的最好由头;

——商品品牌:充其量只愿借助其区分“进口合资南方北方”这类浅层信息,而“天然地”不会继续去读取其它的内容;

——在规模化与标准化家具的基盘上,理应产生“企业品牌”;

——在专属与类型化家具的基盘上,理应产生“商品品牌”……

——企业品牌和商品品牌,总体来说仅属工业与制造业品牌的范畴,甚至无关设计。



春之气息


春风正伴随万家忙碌,春意在滋润人间烟火



“生活经验”,与生活刚需生活功效生活可能及生活成本等相连,侧重于“实惠”。随着时代的进步和消费的迭代,家具品类的概念也开始有了截然的区分:以下这“五类物品”的基本属性可谓“实惠”——已全然从“家具”,转换为“工业产品”,转换为“功能器具”。

例如:

空间尺度契合类(如壁柜鞋柜)

集成分类收纳类(如衣帽间)

厨房卫浴设备类(如卫浴区)

技术密集机电类(如家庭影院、视听室)

内外环境耐候类(如健身房、泳池)


为此,无论是供给侧还是消费侧,都自然而然地用“工业级”去要求这五类产品,用标准化、模块化、系列化去评价它。也因此,这五类产品在制造、管理、营销、客服、维护等环节中所应呈现的集合平台,也基本是“企业品牌”和“商品品牌”。


生活与刚需相关、实惠与功能相连。如果说,以企业品牌和商品品牌串连起与“生活经验”相关的那部分家具的话,那么,近四十年来突飞猛进的家具工场、职场和卖场,客观上在全球产业链的秩序下,在产能和原材料的保证下,在人工红利的廉价支撑下,在从无到有的旺盛需求下,以环境为代价,以量产为特征,圆满垒就了与“生活经验”相呼应的巨无霸般的“家具高原”。



春之清风



春是孕育新生命的季节。胚胎如何萌发,幼芽如何出落,水土如何涵养,果实如何结成


——“起承”生活经验,“转合”文化经验,正是家具业态发展与蜕变的新水源、新土壤。


与家具的“分级分类”相辅相成,当家具的发展与蜕变,致使“上述五类”几乎全归于工业产品时,那么“不在五类之列”的其它家具,实际就可与“生活经验”拉开距离,腾挪空间,以容纳其它的消费经验,例如“文化经验”。


文化经验显然与感受性、体验性、符号性、暗喻性等有关;以文化经验作为基石,(家具)须具备但不止于使用功能,(家具)须包含但不限于物理价值。

——当“使用功能”和“物理价值”皆可软化可跨越时,这无疑给“设计”释放出了极大的创造空间。


以文化经验解读“家具艺匠”,显然可流畅地释放“有关制作”的多义性:

——依此路径,在产品的其它诸要素保持不变的前提下,单就构造逻辑和制作状态进行深耕:包括工法的沉淀与迭代、技艺的伴随与传承;或生动但零碎或执拗但系统的经验浓度、或偏颇但有趣或“巫术”但讨喜的匠作特征、或偶然但出彩或“僵化”但“仪式”的师门粘度等,都可梳理并连接成“密藏”技术、品牌线索、价值梯次、营销载体、单品脉络以及商品类型;

——依此逻辑,可望累积并进而塑造和达成“人格化品牌”。


以文化经验定义“家具功效”,显然可立体地呈现“有关效果”的生动性:

——依此路径,在产品的其它诸要素保持不变的前提下,单就“形态类型化”进行深耕:包括同类单品中节点、廓形的适度群化,纹理、线性在向次上的逻辑或非逻辑处理,色彩、色层等在明确表达或非明确避让间的调度与控制,嵌件、辅型等在“融入至对比”之间有关程度的选择,拼合、接缝等细节的逆材料和反工艺处理等;

就“跨界”进行深耕:包括“元几何形”的纯化与群化、“白家电族群”的流线和弧状廓形、汽车及航天器级别的表面凃装材料与技术、生物动植物的局部形态、显微肌理、数理和像素维度的点线面组织方式、非线性和参数化般的调性,钝化表皮与镜面反射的形态再造,把手、按键等触点和部件的黑科技化、智能化、“旧物件”化、人格化及故事化等。

借助于这些途径,可望搭建并连接品牌线索、价值梯次、营销焦点、体验方式以及新品矩阵;

——依此逻辑,可望累积并进而塑造和达成“艺术化品牌”。


以文化经验诠释“家具价值”,显然可系统地厘清“有关价值”的迭加性:

——依此路径,在产品的其它诸要素保持不变的前提下,单就创制周期和应用场景进行深耕:包括原生材料的生长故事和不可再生性,“素材变型材”过程的理化周期,工序、机具和物流,工业材料的技术含量,科技加持、成型过程、人机工学、环保考量,批量或定制下的推进和控制模式及机制,高技术与高情感的互动,对“大众共识”的提取和“分众需求”的揳入,对生活范式、风格楷模、身份适配、时代触点、价格认同等要素的洞察、调节、平衡与分级,对直观、可触、可移动、可开合等人机界面的精密化、柔软化、情感化及识别化的处理策略,对单品的群化、专属化、行为化、场景化的预测及建议等。

借助于这些途径,可望搭建并连接价值线索、价值单元、价值梯次、价值焦点以及价值矩阵;

——依此逻辑,可望累积并进而塑造和达成“愿景化品牌”。


以文化经验衍展“家具部类”,显然可全方位地扩展“品种的丰富性”:

——依此路径,在产品其它诸要素保持不变的前提下,单就“家具系列化”的再定义、家具的主辅分离、衍生及周边化等进行深耕:包括“系列”并非尺度或体量变化的同款产品,“系列”是依“特定要素”串连的各款产品;“要素”不特指“形体”,而包括任何“有形元素”甚至“无形感觉”;“系列”不特指“统一”,而更多是指“混合有度、合而不同”;“系列”不特指“渐变”,而更多是指“有爆点的平衡、有悖理的和谐”;“系列”的基准甚至不再是“同形同色同质”,而是按交互与转换逻辑,使“异形异色异质”同样可达成“系列”。


与前述“五类”高度集成的家具相反:以“可移动”为特征的家具,则大有“一物一用”、“一品一格”的细分化趋势,这样的“分离”,暗合了使用者“借助功能”或小题大做、或大题小做、或无中生有、或“DIY”及“掌控体验”等需求。这是在有限空间中承载更多元价值的需要,是在实用功能下生发更丰富感受的需要;这给“置换场景”提供了可能、给个性化和品格化互换,奠定了基础。


家具的衍生及周边化趋势,决定了一部分家具“离空间设计更远、离产品设计更近”。

因此,在尺度计测上更侧重于人的使用行为而非“空间的可能性”;在界面设计上更侧重于人手及人力的拿揑、掌控和挪动,而非“固定置放一成不变”;在材料运用上更侧重于复合型材、科技新材及有趣味有温度之特殊物料而非“常规家具用材”;在品类的定义上更侧重于美品、摆件、宠具、伴物,而非“套装轻家具”……

借助于这些途径,可望梳理并连接部品线索、属性梯次、设计单元、组合策略以及产品矩阵;

——依此逻辑,可望累积并进而塑造和达成“族群化品牌”。




春之萌动


因为《设计之春》,我们比对、回望、梳理……在春日中理清思绪


在行业的一般语境中,“家具”是基于居住、居家、居室而生发和展开的——设计围绕着“家的味口”、产业围绕着“家的容量”、营销围绕着“家的理想”、市场围绕着“家的消费”……


家具迄今为止,作为行业,我们的规模和产量是全球之最;作为产业,我们的技术与产能是全球之最;作为市场,即使不算外销,仅国内市场我们也是全球之最——市场、设计、质量、管理、渠道、运维、服务……我们都认真在做细致在改,可……总觉得“缺乏设计”;

家具设计迄今为止:作为从业人员,我们的规模可能也属全球第一;作为设计量,中国的市场规模和发展速度也决定了它应属全球第一——能想得出的风格、形式、品类;能企及的传统、传说、文化、情怀、意境;能纳入之土的洋的、异域风情、大师铁律、小众创新,都不知做过了多少轮……我们的设计师,已相当讲究一点一线的关连、相当在意一絲一毫的微差;我们在出展、摆场、拍片、导购等各个环节,其实都一絲不苟,“至少不比老外差”……我们都认真在学在吸收在改进,但……仍觉得“缺乏设计”。


暂时跳脱“家具”——我们不妨与多方面相似且多项指标也居全球之最的“建材陶瓷”作些比对——建材业也是,什么都好,但……仍觉得“缺乏设计”!


不难发现:我国海量的建材陶瓷产品中,几乎只围绕着“面材、尺幅、质地”大干快上,结果是:我们的面材质量过剩、而辅材几乎空白;


原因:我们很难在建材陶瓷目录中找到以下产品:转折砖、三面折角砖、弧形角砖、球面转角砖、碗面转角砖、凹面收口砖、各型截面棒材……


显然,建材陶瓷行业的设计,因单一和狭窄,一方面设计过剩,一方面设计空白,从而造成总体上的设计失衡和“缺乏设计”;


再回到家具:

或许,家具设计也失之单一和狭窄?一方面设计过剩,一方面设计空白,设计失衡和“缺乏设计”?




春之层绿


春色虽始于一抹嫩绿并变幻着黄绿、草绿、碧绿……但,她还需融入姹紫嫣红


“居家的器具”,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家具设计;

“造形和形制”,在一定程度上挤兑了基于行为与应用场景的研究;

我们不妨汲取“建材陶瓷”的经验,转换方位,走出“居家”之门,体验其它多个维度的设计:


陈设类家具


如果说家居“私密”,与之匹配的大宗家具都与私人生活相关的话,那么社会化的室内空间,则主要由半私密、准公共、团体场所、限时空间、有偿区域等组成。与这类空间相匹配的陈设物、景观点、休闲区,往往可借助于“特殊的家具”来达成——由此派生出家具的一个部类,构成家具设计业的一个版块;
由于“陈设”,这类家具“只看不用”或“多看少用”。为此,在设计中可大幅度消解人体工学类限制,可按“在地”概念灵活确定尺度系统;甚至可充分利用尺度的“非常规”和“不合理”,来达成陈设效果的外溢价值;
由于“陈设”,这类家具的设计往往将结构形式,作为承载光效的载体。通过形态的点线面体与光点光迹的配合,借助光影及明暗的传递,借助其它辅助元素的介入,令空间、场面、家具、光照等互为因果——使“陈设成景”;
由于“陈设”,这类家具的设计可承载更多的形式元素和艺匠品质,可选择更多非功能和非实用的型制和构造,以与观者的生活经验拉开距离,以形成特殊的观赏张力。
由于“陈设”,这类家具的设计不再受制于“使用”,因而可以搭建主题、可以附着元素、可以形成系列、可以串连空间……

对应特定空间的公共程度和室内调性,这类家具的设计有可能“在地设计”,有可能“场外定制”,也有可能产品先决、随机选配等。

仪式类家具

用于社会化空间和社交场域的家具,其基本属性是“非生活化”,其基本功能是“便利地组合与转换”,其应用特征是“集中性观赏、表现性使用”。

由于“仪式”,这类家具往往将“舒适性”让渡于“典型性”,因此,在尺度上往往大于生活类家具,在外观上往往夸张强调,在材质上往往在意吸光率和低反射(以利于拍摄),在色彩上往往强调明度的对比……

由于“仪式”,这类家具的设计尤其在意“型制”的归类,例如分别归属党政类、团体类、企工类、传媒类、科教类、文艺类、展演类、论坛类、研讨类等。

由于“仪式”,这类家具往往须变换不同的组合格局,以对应不同的仪式需求。为此,仪式类家具得借助标准化和互换性的概念,通过必要的节点和基面处理,以达成相应的互换与组合。

由于“仪式”,这类家具往往需可拆卸和可更换界面,例如“靠背”的局部形廓可更换、“座垫”的整体可更换等;

由于“仪式”,这类家具有时会针对具体的主宾身材条件,设置一些可随机调整姿态的“机关”,以使“应用场景”看似整齐划一,实则“微差”精巧,尊卑分明。



春之新蕾


春天不恋旧物,春日复苏梦想。



设计的形而下仅是“产出产品”,设计的形而上则有可能是“创造作品”。



——处于“家具金字塔”顶端的品类,一定是“适度的功能性、中度的辨识性、高度的特殊性、重度的幻想性”之集合体;

——这样的集合体,应是高于生活经验、超越社会共识、横跨类型体验的;其“物理胚胎”尽管仍属家具,但其“品相性状”应已属精神层面。因此,这样的集合体应归于艺术品类别。

——艺术品类的家具,其散发并漾溢的魅力,理当可净化、可活化、可改变甚至可重塑承载并容纳它的空间及场域。



艺术属性的家具,至少可沿下述的多种路径展开:


1、符号辨识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附加“家具外”因子,提高符号性与注目率,以高辨识度来凸显其独特与价值;


2、次元混合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“阻断”常规的造型逻辑,制造界面之间的含混与错位,以复杂次元的气质,来托举作品的艺术风貌;


3、悖理失序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改变部分形态的秩序和关系,借与“原型”之间的差异和距离,来显现“失序”的跌宕之势与矛盾之张力;


4、构造装置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作“有意味的”删繁就简处理,以“骨骼化”和“最低限”的塑形路径,来表现“极度极端极致”的“观念级”取向;


5、艺匠手造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附加甚至强调匠作器具加工的“过程痕迹”,保留并强化手工制作的偶然性,以凸显作品的血脉与温度;


6、临界制衡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作不均衡、不稳定、不对称、无焦点的处理,使作品在置放中,显现“物理性平衡”和“知觉性失衡”之间的临界状态;


7、失重飘浮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施以视觉的“轻量化”调校和承重部分的“隐形化”处理,以“摧毁”观者对于“家具量感”的固化经验;


8、质感相悖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施以表皮与实体“不符”且悖理的矛盾和反差(例如表皮看似海绵般轻软、而实际则极其坚硬),以唤起“匪夷所思”和非经验性的感动;


9、珍稀附着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添加“非家具因子”和细节(例如桌腿上贴满海洋牡蛎——犹如轮船底部吸附海洋生物,但这些“牡蛎”晶莹剔透五光十色),反衬原型的“市俗”,消解对家具的“熟悉”;


10、时尚弄潮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涂装时尚的视觉信息(例如后浪金句、非主流词曲、世纪预言手稿、网络凃鸦、手游角色、次元人形等),以承载“无害的堕落”和“守法的叛逆”;


11、艺术介入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印制“联手艺术家”的签约作品(例如可作定期活动:艺术展、艺术+家具沙龙展、艺术家在“裸版家具”上现场创作、现场拍卖、限量复制“印画家具”、签约艺术家及联手活动……),画作与家具互为载体,形成“介于博物馆与会客厅之间的”准收藏品;


12、数字记录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表现和记录有特殊意义的信息(例如:“居室”用——表现的信息可用入住日期、居所番号、宠物体重、距本城地标距离数字等;“会所”用——表现的信息可用吉利数字、各厅堂面积数、主要植物株数等),这些数字元素,可单用、复用或交替用;可作为底纹、肌理、拚贴面、附加块、花边、图形等。以此达成“平面浮光掠影”与“深度故事内涵”的融合,私密而安稳、机巧而温情;


13、综合构成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作有关“构造”与“连接”的表达。例如最简约的构造可从“三条线材”开始,随着结构的复杂,材料单体数量也相应增加;同样数量的材料单体,可搭建全然不同的构造;“完形”的构造,可经切割,呈现“不完整的”局部特效;透过质地、色彩、型材的置换,可呈现不同的丰富感观效果……它们离“家具”渐远,但却使家具价值大大增量和外溢,变得“不可计算、不必细算、不能象家具那样算”;


14、时光痕迹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作“手工、随机、偶然、游戏”等意味的表面处理;或局部做旧、局部翻新、局部缝合、局部致密等“对话式”界面;其间若隐若现的下意识、岁月感、隔世情、伴随性……令家具从“原型”蜕变至“不可解、不求解、求无解”的艺术次元;


15、典藏传承类:保留作为家具的最基本元素,在其上注入“家族文化信息”:例如姓氏信息、出生地信息、属相及星座信息、吉祥符信息、族系迁徙信息、家庭成员各居地信息等;这些信息经图形化、抽象化、符号化、缩略化、纹理化的处理,应为似有似无、隐伏、美好、私密且无岐义的表达;配合有来历的材质、有名头的艺匠、有说法的尺寸、有内容的养护指南……以庄重和专属的方式,回归上乘家具本该具有的“名贵内核”——传世性。




春之脚步


春意是易逝的美好和希望的气息,而呵护春色则需“水土保持”,和脚踏实地……


前述各类艺术家具的实验、实践和实施,既是家具设计行业的“标高”和文化身份,也是家具价值的“成色”和圈层分级;既是家具作品的“引擎”和开路先驱,也是“设计师品牌”养成、培育、立效、并为供需诸方认可的“最必须、最重要、最可行”的路径。


——一般来说,供需诸方很难通过生活型家具“产品”,去认同“设计师品牌”;


——肯定地说,供需诸方只能通过艺术型家具“作品”,才有可能建立起“设计师品牌概念”;


——所有的设计门类,无一例外都是通过“不实用的”作品,来争取“品牌”回报;并以此带动“实用的”商品,以换取“经济”回报。


设计师品牌


“设计师品牌”的培育,有待于定制、订制、特制等“客群场景”的搭建与经营;


“设计师品牌”的养成,有待于单品、孤品、限量品等“作品场景”的坚持与形成;


“设计师品牌”的成长,有待于稀有、独有、特殊、不可再生、高新素材的系统与梯次化运用;


“设计师品牌”的完善,有待于对艺匠、工法、结构、理化处理特征等塑造环节之差异化的认可……


为此,设计小组、设计团队、设计公司、设计集团等,都需整合资源、汇集成果,持续精准且灵活多元地塑造品牌的代表性人物;


只有供给方和消费方共同对上述各点形成默契,形成共识,形成条件反射,“设计师品牌”才有可能切实地得以实现。


应《设计之春》总策展人温浩教授之嘱,拟此前言。


祝福《设计之春》!


诚挚的赵健

2020年7月4日



2

赵健


二级教授
上海大学 博导
澳门科技大学 博导
中国室内装饰协会副会长
中国美术家协会平面设计委员会副主任
中国高教学会设计专业委员会副主任

原职:
广州美术学院副院长
广州美术学院学术委员会主席
广东省美术家协会设计委员会主任
广州市政府城市规划与建设顾问
广州市规划委员会委员
广州市名城保护委员会委员

主要专业经历:
2010年上海世博会:主题馆展示设计专家组成员;2010广州亚运会:整体视觉形象及景观系统设计专家组组长;2011深圳世界大学生运动会:整体视觉形象系统设计专家组组长;2016年20国集团杭州峰会(G20):视觉形象设计专家组成员;2022年杭州亚运会:视觉设计评审专家组成员;


往期文章

设计之春 | 三人行
设计之春X殷智贤丨世界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中国
设计之春丨开启2020年中国设计第一展
设计之春丨大家茶馆·春之声论坛
设计之春x青舍 | 陈仁毅x春在
设计之春x 青舍| 陈燕飞x璞素
设计之春x青舍 | 武巍x素元
设计之春x青舍丨吴滨x未墨
设计之春x青舍丨沈宝宏xU+
设计之春x青舍 | 周宸宸xFrank Chou Design Studio
设计之春x青舍 | 宋涛x自造社
设计之春x青舍 | 侯正光x多少
设计之春x青舍 | 温浩x先生活
设计之春 | 有间书房
设计之春 | YUAN MUSEUM(下)
设计之春 | YUAN MUSEUM(上)
设计之春 | 见证“设计新生”(下)
设计之春 | 见证“设计新生”(上)
设计之春丨在这里


关于设计之春


“设计之春”当代中国家具设计展(“Design Spring” Contemporary Chinese Furniture Design Fair),倡导艺术、设计、生活“三位一体” ,以独立的、包容的认知逻辑重新审视、挖掘当代中国家具设计所独有的文化、艺术、设计和品牌价值,面向全球释放中国家具设计的魅力。
“设计之春”当代中国家具设计展是了解中国家具设计现状的窗口,是推动中国家具设计发展的平台,是消费中国家具设计产品的指南。
“设计之春”打造理想的中国家具设计展。


3

扫码预约登记
轻松入场,免费观展

image



关于策展人

4

宋涛、周宸宸、温浩、侯正光

总策展人:温浩
创作人、策展人、学者
广州美术学院家具研究院 院长 硕士研究生导师
中国文化驱动型家具品牌[先生活] 发起人
中国家具协会设计工作委员会 副主任
中国室内装饰协会陈设艺术专业委员会 副主任

联合策展人:侯正光
⻄安⼈,家具设计硕⼠
[多少MoreLess]原创家具创始⼈
《晒上海》和《意思》设计展策展⼈
中国家具协会设计⼯作委员会副主任
上海市⼯业设计协会副会⻓

联合策展人:宋涛
艺术家、设计师、策展人
TAO GALLERY 、自造社创办人
Yuan Museum 馆长

联合策展人:周宸宸
FRANK CHOU DESIGN STUDIO
[周宸宸设计工作室]创始人及创意总监
米兰卫星展、巴黎时尚家居展设计奖得主 
HC28、良辰、梵几签约设计师



合作伙伴

5

(排名不分前后)



参展单位

67

(排名不分前后)